开发并销售“教父”软件的人

微信抢红包如今已成为一项娱乐活动。然而,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微信群建立起网络赌场,通过制定诸如接龙、埋雷等多种抢红包规则,公然组织网友进行抢红包赌博,并从中牟...


  “微信抢红包”如今已成为一项娱乐活动。然而,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微信群建立起网络赌场,通过制定诸如“接龙”、“埋雷”等多种抢红包规则,公然组织网友进行“抢红包”赌博,并从中牟利,而一款名为“教父”的微信抢红包外挂软件,成了他们当中很多人口中相传的“独门利器”。

  今天(1月)上午,一起震惊全国的制作并销售“抢红包外挂软件”的案件在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法院开庭审理,8名被告涉案金额高达1000多万元,是目前全国涉案金额最大的抢红包外挂软件案件。 姜堰居民王元和李凤是一对夫妻,没有固定工作,沉迷于赌博。2016年下半年,两人开始加入各种微信群,参与“抢红包”赌博中的“捕鱼玩法”,长久下来总是输。 怎样才能不输呢?王元夫妇通过网上查询以及与赌博群群主交流,他们接触到了“教父”抢红包外挂,并从一网名为“成都三哥”的网友那里第一次购买了外挂软件的授权码。

  果真,装了外挂后,两人赢了不少钱。尝到甜头的夫妻俩从外挂软件上看到了商机,就又多次与“成都三哥”联系购买授权码,并通过自己的网络社交平台以每个300至400元左右的价格推荐贩卖“教父”外挂软件。 同时,由于“教父”外挂只能安装在已“越狱”的苹果手机上,他们就到二手机市场,专门购买苹果手机,“越狱”安装外挂后,连同手机一起出售,仅仅两个多月,就盈利近4万元。 2017年2月,姜堰公安局网安大队民警在进行网上巡查时,发现了这款外挂软件,经提取鉴定,得出结论:“教父”程序对“微信”程序的功能进行了增加、修改并影响了微信“抢红包”活动的正常用户操作流程。开发并销售“教父”软件的人,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 在充分掌握王元、李凤(另案处理)犯罪事实后,姜堰民警迅速出击,将二人抓获归案,并抽丝剥茧,于2017年5月25日在福建、江西、山东、广东等6省抓获“教父”外挂团队8名核心人员。

  令人惊讶的是,“教父”团队的核心人物戴某和软件作者郑某竟然都是在校大学生。 今年21岁的郑某酷爱计算机,在初中时代就开始尝试写程序,其后更是考取了某大学计算机系。近年来,网上出现了不少“抢红包”外挂,出于好奇,郑某就在借鉴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想法写了“教父”外挂的代码。 据郑某交代,起初“教父”外挂只是共享在网络论坛,网友可以免费下载使用。后来当郑某同学戴某得知后,则想出了利用外挂软件赚钱的主意,通过网络召集合伙人,最终形成了8人的“教父”团队,约定利益按比例分层。2016年7月以来,“教父”外挂授权码已售出13万个,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获利超过1000多万。 该案承办检察官沐杰介绍,微信“抢红包”外挂案件属于新类型案件,此前国内尚未判决先例。相关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应当以什么罪名定罪处罚?这些都是本案的焦点问题。经过全面、细致审查案件证据,最终认定相关被告人的行为均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刑法保护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是指具备自动处理数据功能的系统,包括计算机、网络设备、通信设备、自动化控制设备等。而微信是一种先进快速的即时通讯工具,支持发送语音、视频、图片和文字;支持多人群聊等,具备数据处理和信息采集、加工、存储、传输等功能,属于刑法所保护的计算机信息系统。 在本案中,“教父”抢红包外挂程序对微信系统具有破坏性。

  经鉴定,该程序可以通过截取微信程序的部分函数,突破微信具有的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防护措施,获取微信程序中的数据。该不仅为非法赌博提供了便利条件,严重破坏了微信这一社交软件的平台生态环境和严重干扰了网络虚拟世界的正常秩序,也极大的损害了网络软件开发商和运营商的合法利益,破坏了网络软件市场的正常公平竞争秩序,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今天的庭审中,上海市红莲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计算机司法鉴定所鉴定人出庭发表鉴定意见,8名被告人对自己的行为均供认不讳。法庭将择日对犯罪嫌疑人作出判决。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手机赚钱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oanedgenius.com/weixinhongbao/11873.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